0932-8221190
新闻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渡江战役
作者:办公室 发布日期:2019-07-04 17:57:38 点击量: 0

渡江战役

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第三野战军和第四野战军一部,在长江中下游强渡长江,对国民党军汤恩伯白崇禧两集团进行的战略性进攻战役。

1949年2月11日,渡江战役总前委在河南商丘张菜园村成立。 [1] 

1949年3月23日,刘伯承司令员在商丘先后起草了《渡江作战之研究》、《敌前渡河战术指导》两本渡江教材后,又下达了《关于渡江战术注意事项》的指导性文件,对实施渡江作战规定了十项重要的战术原则,对渡江部队提出?#21496;?#20307;的、详尽的要求。 [1] 

1949年4月20日,国民党政府最后拒绝在《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上签字。21日,毛泽东朱德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

1949年4月20日晚和21日,人民解放军第二、三野战军遵照中央军委的命令和总前委的《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先后发起渡江。在炮兵、工兵的支持配合下,在西起湖口、东至靖江的千里战线上强渡长江,迅速突破国民党军的江防,占领贵池铜陵芜湖常州江阴镇江等城市,彻底摧毁了国民党军的长江防线。

4月23日,第三野战军一部解放了南京,南京政府垮台。接着,各路大军向南挺进,5月3?#25112;?#25918;杭州、5月22?#25112;?#25918;南昌。1949年5月27日,第三野战军主力攻占上海,上海就此解放。在此期间,第四野战军于5月14日南渡长江,16?#25112;?#25918;汉口,17?#25112;?#25918;武昌汉阳

1949年6月2日,第三野战军一部解放崇明岛,至此,渡江战役结束。

渡江战役的胜利,为人民解放军继续前进南进,解放南方各省创造了有利条件。

背景

编辑

国民党军以70万兵力组织长江防御,企图阻止人民解放军渡江。经过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以及在战略决战阶段的其他战役,国民党军大部主力已被歼灭,人民解放军已解放东北全境、华北大部、西北一部和长江中下?#25105;员?#24191;大地区,各解放区已连成一片。人民解放军的总兵力已发展到400万人,士气高?#28023;?#35013;备得到进一步改善,大兵团作战的经验更加丰富,已完全有把握在全国?#27573;?#20869;战胜国民党军。

三大战役后,国民党军正规军还有71个军227个师的番号约115万人,加上特种兵、机关、学校和地方部队,总兵力为204万人,其中能用于作战的部?#28216;?46万人。这些部队,多是新建或被歼后重建的,且分布在从新疆?#25945;?#28286;的广大地区,在战略上已无法组织?#34892;?#38450;御。

中国国民党总裁、国民政府总统蒋介石为了赢得时间,依托长江以南半壁山河重整军力,等待时机卷土重来,一方面于1949年1月21?#25307;?#24067;引退,由副总统李宗仁任“代总统?#20445;?#24182;出面提出与中国共产党进行和?#25945;概校?#21478;一方面仍以国民党总裁身份总揽军政大权,积极扩军备战。将京沪警备总司令部扩大为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任命汤恩伯为总司令,统一指挥江苏、浙江、安徽3省和江西省东部的军事,会同华中“剿匪”总司令部(4月改称华中军政长官公署)白崇禧集团组织长江防御。

1949年4月,国民党军在宜昌至上海间1800余公里的长江沿线上,共部署了115个师约70万人的兵力。其中,汤恩伯集团75个师约45万人,布防于江西省湖口至上海问800余公里地段上;白崇禧集团40个师约25万人,布防于湖口至宜昌间近干公里地段上。同时,以海军海防第2舰队和江防舰队一部计有军舰26艘、炮艇56艘分驻安庆芜湖镇江上海等地的长江江面,江防舰?#21448;?#21147;?#24179;?#33351;40余艘分驻宜昌、汉口、九江等地江面,沿江巡弋;空军4个大队计飞机300余架分置于武汉南京上海等地,支援陆军作战。

此外,美、英等国也各有军舰停泊于上海吴?#37327;?/a>外海面,威胁或伺机阻挠人民解放军渡江。 [3] 

长江,是中国的第一大江,自西向东横贯大陆中部,历来被兵家?#28216;?#22825;堑。下游江面宽达2至10余公里,水位在每年4、5?#24405;?#24320;始上涨,特别是5月汛期,不仅水位猛涨,而且风大浪高,影响航渡。沿江广阔地域为水网稻田地,河流湖泊较多,不利大兵团行动。防守该地段的汤恩伯集团,除以一部兵力控制若干江心洲及江?#26412;?#28857;作为警戒阵地外,以主力18个军54个师沿南岸布防,重点置于南京以东地区,并在纵深控制一定的机动兵力,企图在人民解放军渡江时,凭借长江天险,依托既设工事,在海空军支援下,大?#36797;?#20260;其于半渡之时或滩头阵地;如江防被突破,则分别撤往上海及浙赣铁路(杭州一株洲)沿线,组织新的防御。其具体兵力部署是:以第8兵团指挥第55、第68、第96军防守湖口至铜陵段;以第7“绥靖”区指挥第20、第66、第88军防守铜陵至马鞍山段,第17兵团所属第106军位于泾县,宁国、太平地区为预备队;以第6兵团及首都卫戍总司令部指挥第28、第45、第99军防守南京及其东西地区;以第1“绥靖”区所属第4、第21、第51、第123军防守镇江至江阴段,第54军位于丹阳、武进地区为预备队;以淞沪警备司令部指挥第37,第52、第75军防守苏州至上海间。另以第9编练司令部指挥第73、第74、第85军和第18、第67、第87军共20余个师位于浙赣铁路沿线及浙东地区,担任第2线防御。防守湖口至宜昌段的白崇禧集团,以27个师担任江防,其中以主力第3兵团位于武?#26477;?#20854;以东至九江地区;以13个师位于长沙、南昌之间地区。

中共中央军委决定?#22253;?#19975;大军发起渡江战役,夺取国民党的政治经济中心。1949年2~3月,中共中央军委依据向长江以南进军的既定方针,命令人民解放军第二、第三野战军和中原、华东军区部队共约100万人,?#24443;?#30001;第二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政治委员邓小平和第三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陈毅、副司令员粟裕、副政治委员谭震林组成的总前委(邓小平为书记)指挥,准备在5月汛期到来之前,由安庆、芜湖、南京、江阴之线发起渡江作战,歼灭汤恩伯集团,夺取国民党政府的政治经济中心南京、上海以及江苏、安徽、浙江省广大地区,并随时准备对付带国主义可能的武?#26696;?#28041;。同时决定,第四野战军以第12兵团部率第40、第43军约12万人组成先遣兵团,由平(今?#26412;?#27941;地区南下,归第二野战军指挥,攻取信阳,威?#21442;浜海?#20250;同中原军区部队牵制白崇禧集团,策应第二、第三野战军渡江作战。

总前委依据中共中央军委的意图和国民党军的部署以及长江中下游地理特点,于1949年3月31日制订了《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决定组成东,中、西3个突击集团,采取宽正面、有重点的多路突击的战法,于4月15日在江苏省靖江至安徽省望江?#38382;?#26045;渡江作战,首先歼灭沿江防御之敌,尔后向南发展,夺取南京、上海、杭州等城,占领江苏、安徽省南部及浙江全省。其兵力部署是:以第三野战军第8兵团指挥第20、第26、第34、第35军,第10兵团指挥第23、第28、第29、第31军和苏北军区3个独立旅,共35万人组成东突击集团,由粟裕、第三野战军参谋长张震指挥。其中第34、第35军位于江北全椒、仪征、扬州等地并攻占?#29616;蕖?#28006;口、浦镇,吸引和牵制南京、镇江地区国民党军;主力6个军由三江营(扬中?#21592;保?#33267;张?#32856;郟?#38742;江以东)?#38382;?#26045;渡江,成功后向宁沪铁路(南京一上海)挺进,控?#32856;?#36335;一段,阻击南京、镇江的国民党军东逃和上海方向的国民党军西援,并向长兴、吴兴方向发展,会同中突击集团切断宁杭公路,封闭南京、镇江地区守军南逃的通路,完成战役合围,尔后协力歼灭被围之敌。以第三野战军第7兵团指挥第21、第22、第24军,第9兵团指挥第25、第27、第30、第33军,共30万人组成中突击集团,?#21830;?#38663;林指挥,在裕溪口(芜湖?#21592;保?#33267;枞阳段渡江,成功后以一部兵力歼灭沿江守军,并监?#28216;?#28246;守军;主力迅速东进,会同东突击集团完成对南京、上海、杭州地区国民党军的包围,尔后各个歼灭被围之敌。第7兵团并准备夺取杭州。为求得中、东两集团行动?#31995;?#21327;调,迅速合围南京、镇江地区守军,中突击集团过江后?#24443;?#31903;裕、张震指挥。以第二野战军第3兵团指挥第10、第11、第12军,第4兵团指挥第13、第14、第15军,第5兵团指挥第16、第17、第18军及中原军区部队一部,共35万人组成西突击集团,由刘伯承和第二野战军副政治委员张际春、参谋长李达指挥,?#35774;?#38451;至望江?#38382;?#26045;渡江,成功后以1个兵团挺进浙赣铁路衢州及其以西、?#21592;?#22320;区,控?#32856;?#36335;一段,切断汤恩伯集团与白崇禧集团的联系;主力沿江东进,接替第9兵团歼灭芜湖守军的任务,-并准备参加夺取南京的作战。4月3日,中央军委批准了上述计划。为了便于部队就粮和避免过分?#23548;罰?月17日总前委又决定西突击集团过江后,第3、第5兵团直出浙赣铁路沿线,第4兵团执行东进任务。邓小平、陈毅位于合?#23460;閱系?#29814;岗,代表总前委统一指挥渡江作战。

调查研究

华东野战军渡江作战的准备工作,早在1948年初就开始进行了。那时,粟裕虽然建议并经中共中央批准暂不渡江南进,但并没有放松渡江南进的准备。他组建了渡江先遣纵队,先后派出几百名干部到沿江地区开展工作,一个加强营和200余名干部到皖南,请东北解放区代为购置了一批改装木船为汽船的引擎。济南战役结束当天,粟裕就指令渡江先遣纵队南进到淮河以南、长江北岸,后来又派出几个加强营到皖中、苏中地区,在中共地方党组织和?#20301;?#38431;配合下,广泛发动群众,进行调查研究,侦察沿江敌情,勘察沿江地形,对长江渡口、水文以及相连的河湖港汊进行了详细勘测并绘制成图。这些工作,对于制订正确的作战方案、保证大部队顺利渡江起了重要作用。
  淮海战役一结束,粟裕就把精力集中到渡江作战上来。他分析敌我战略态势,反?#27492;?#32771;渡江作战方案,加紧进行各项准备工作。

组织基础

1949年1月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毛泽东起草的《目前?#38382;?#21644;党在一九四九年的任务》的决议,决定“几个大的野战军必须休整至少两个月,完成渡江南进的诸项准备工作。然后,有步骤地稳健地向南方进军?#34180;?月12日,中央军委电示华野和中野休整两个半月,“完成渡江作战诸项准备工作,待命出动?#34180;?br/>  1949年1月中旬,根据中央军委关于统一全军编制、番号的决定,华东野战军进行整编,改称第三野战军,下辖第七、第八、第九和第十的4个兵团、16个军、1个特种兵纵队,粟裕任副司令员兼第二副政委,在陈毅司令员兼政委不在三野期间,仍担任代司令员兼代政委职务,并主持三野前委工作。2?#24405;嬡位?#19996;军区副司令员。3月任中共中央华东局常委委员。2月9日,粟裕以代司令员兼代政委名义颁发第三野战军各兵团、军师编制序列番号命令。 [4] 

筹划

编辑

贾汪会         1949年1月19日至26日,粟裕主持召开第三野战军前委扩大会议(亦称第一次贾汪会议),传达贯彻中共中央政治局1月8日会议精神,着重部署了渡江作战的准备工作。

粟裕在《淮海战役的伟大胜利和华野一九四九年六大任务》的报告中指出:“淮海战役以后,中央给我们新的光荣任务: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我们两个月休整,一切是为了打过长江去,一切是为了如何渡过长江。能不能顺利地打过长江,决定于此次休整的?#27809;怠?#22914;果休整不好,则过江困难;如果休整得好,则渡江容易。过江不能光凭勇敢,还?#34892;?#22810;技术问题、思想问题、物质准备问题,都要解决?#34180;!?#29616;在蒋介石‘隐退’了,敌人内部混?#20063;?#22570;,正是我们发起冲锋打倒敌人的最好机会。因此,休整时间?#37096;?#33021;缩短。?#34180;?#27611;主席?#25285;?#20877;有一年左右可以从根本上打倒国民党。如果打得好一些,时间还要缩短。只要渡江准备早日完成,在京沪地区进行一两个战役,也许年底就结束全国战争。”他指出,必须?#35270;?#25112;争发展的要求,加强部队的正规化现代化建设。今后作战规模更大,更需要高度集中,与兄弟兵团密?#34892;?#21516;,必须遵照统一的编制、番号、制度条令、法规?#20013;?#34892;事,不得自作主张,各自为政。要组织部队学习新的作战方法,针对南方山地多、河川多、森林多、雨水多、道路少的特殊情况,学会河川战、山地战以及雨季作战的方法。要培养大批新干部和技术人才,组织部队学习使用新式武器,来制服敌人可能使用的军舰、坦克、飞机和喷火器等现代武器。他还强调指出,在京沪杭地区作战,更要正?#20998;?#34892;党的各项政策,严肃群众纪律,把做群众工作看做与歼灭敌人同等重要的任务,不仅要?#20204;?#26438;子去消灭敌人,而且要用政治工作去消灭敌人,争取军政全胜。
  这次会议以后,第三野战军渡江作战的准备工作随即全面展开。首先是政治思想准备,广泛深入地进行以“将革命进行到底”为中心的?#38382;?#20219;务教育,新区政策、城市政策和纪律教育,以及与江?#31995;?#26041;党组织和?#20301;?#38431;会师的教育。其次,展开全面的战役战术侦察活动,组织军师干部率领侦察队到江边侦察,调查预定渡江地段的敌情、地形、水情、天候,为制订渡江作战计划提供依据。第三,进行以强渡长江作战为重点的战术技术训练,召开战术研究会,研究山地、河川作战特点和战术技术问题。第四,协同地方党政机关筹集船只,动员船工、渔民随军参战,按照突击、火力、运输三种船队分别编组训练。第五,协同地方党政机关开展大规模的支援前线工作,筹集粮草,修复道路,疏河开坝,组织庞大的群众支前?#28216;欏?br/>  1月中旬,经中央军委批?#36857;?#31532;三野战军一个兵团南下。第三野战军各部和苏皖地方部队先后解放蚌埠、合?#30465;?#25196;州,席卷江北,饮马长江,直接威胁国民党?#25345;?#20013;心南京。

战役?#29916;?/h3>

1949年2月3日,中共中央电示:国民党有在京沪线组织抵抗及放弃该线将主力撤至浙赣路一带之两种可能,我们必须有应付两种可能的准备。“如果证明今后国民党仍然采取在京沪组织坚决抵抗方针,则我应按原计划休整至三月?#23383;梗?#21326;野、中野)准备四月渡江,否则我应作提前渡江一个月行动准备。华野、中野应休整至二月?#23383;梗?#20934;备三?#24405;?#34892;渡江作战,占领京沪地区。”粟裕立即作出部署,指令三野各部加速完成整编和渡江准备工作。
  1949年2月9日,粟裕河南商丘参加总前委会议。这次会议,根据中共中央2月3日电示讨论和决定了渡江作战部署。一致认为,渡江时间以在3月半出动,3月底开始渡江作战为最好。战役部署,确定以三野4个兵团和二野1个兵团为第一梯队,三野4个兵团分别在江阴、扬州段,南京东西段,芜湖东西段,铜陵、贵池段展开,二野1个兵团在安庆东西段展开。二野另两个兵团除以1个军进至黄梅、宿松、望江段佯动外,其余5个军作为总预备队。建议第四野战军3个军约20万人迅速南下,于3月底进至武汉附近,牵制白崇禧,配合三野、二野作战。总前委提出,渡江作战“预定的突破重点位置,拟在芜湖、安庆地段?#34180;?#33267;于张?#32856;?#33267;三江营地段,究竟是作为重点突破地段,还是作为辅助突破地段,要熟悉该地情况的粟裕作进一步考?#29301;?#20316;出决心和部署。总前委当天就将会议讨论意见报告中央军委和华东局。中央军委2月11日复电指示:“同意你们三月半出动,三月底开始渡江作战的计划,望你们按此时间准备一?#23567;!?#21516;时决定:?#30333;?#21069;委照旧行使领导军?#24405;?#20316;战的职权,华东局和总前委均?#31508;?#20013;央。”
  粟裕把选择突破地段与向纵深发展攻势、迂回包围歼灭敌人联系起来,经过几天深?#38469;?#34385;、反复测算,认为应当把三江营至张?#32856;鄱我?#20316;为重点突破地段,并且设计了东集团和中集团渡江后东西对进围歼逃敌以及调整兵力部署的方案。他的意见得到总前委其他委员的一?#30053;?#21516;。
  1949年2月12日晚上,粟裕到三野作战室系统地谈了他对渡江作战的设想。

他认为,大军渡过江去困?#24033;?#22823;,主要问题是渡江后必须抓住敌人,大量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他?#25285;骸?#19977;野突破江防后,第一步?#21069;?#22260;歼灭南京、芜湖、镇江之敌,周密组织东线(东集团)四个军由三江营至张?#32856;?#27573;突破江防成功,切断京沪铁路,楔入京沪敌人之间,对于协同西线(中集团)合围南京地区之敌,至关重要,对整个战役极为有利。东集团渡江后与敌争夺京沪铁路的战斗比较艰苦,无论如?#25105;?#35201;排除困难,坚决打好这一仗,把汤恩伯集团拦腰切成两段。根据敌人江防纵深力量单薄这一致命弱点,也是完全可以达成这一任务的。

他指出,长江芜湖至江阴段向北弯曲成为弧形,是实施钳形突击、达成战役合围的有利条件。?#20848;?#22269;民党是不会轻易放弃南京的,只有在我军钳击攻势?#29616;?#23041;胁之下才会?#38450;搿?#25932;人撤退的方向,首先是利用京沪铁路向上海逃窜;如果我东线主力迅速切断京沪铁路,敌人则会沿京杭公路向杭州方向逃跑。他反复测算东、中两集团渡江后东西对进合围敌军的距离,以及南京、芜湖、镇江之敌可能逃跑的路线和行程:东集团渡江后,直指无锡、漕桥的太湖边,只有40至50公里行程,战?#21290;?#21033;约2至3天,如果江阴要塞策反成功则只要1至2天,就可以切断南京至上海的通道;中集团渡江后,东进至广德、长兴地区约150至220公里,战?#21290;?#21033;约5天就能切断南京至杭州的通道。南京至广德、长兴约140公里,如果敌人向杭州逃跑,行程约需4至5天,加上受到我军阻击,还要通过部分山区,前进速度会受到一定影响。敌人定下逃跑的决心至少要晚于我军渡江1至2天。因此我军先期到达或与敌军同时到达长兴、广德地区的可能是存在的。如果东集团战?#21290;?#21033;,向宜兴、溧阳方向挺进,切断京杭公路,将先于西线部队。

根据上述分析判断,粟裕主张把东线的三江营至张?#32856;鄱我?#20316;为重点突破地段。他准备亲自指挥东集团作战。为了更好地发挥各个部队的特长,在兵力部署上作?#23454;?#35843;整,把熟悉苏中、苏南情况的第二十三军、第二十军由中集团调到东集团,把熟悉?#29031;?#36793;区和皖南情况的第二十四军、第二十五军由东集团调到中集团。这些部队不仅对当前战场情况了如指掌,而且与当年的根据地人民骨肉情深,更有利于完成作战任务,发挥人民战争的总体威力。粟裕指示作战股长按照这个设想起草京(指南京)沪杭战役预备命令预案。

战役预备命令

2月19日,在三野前委扩大会议(亦称第二次贾汪会议)期间,粟裕主持召开有各兵团各军首长参加的作战会议,讨论?#21496;?#27818;杭战役预备命令预案,陈毅也到会作了指示,形成《第三野战军京沪杭战役预备命令》(京字第1号)。2月20日以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陈毅、副司令员兼第二副政治委员粟裕、副政治委员谭震林、参谋长张震的名义发布。
  预备命令指出:“本野战军受命自沪、宁(南京)、芜(湖)安(庆)段强行渡江,首求割歼京沪及芜湖沿线之敌,夺取京沪杭要地,打?#24405;?#32493;配合兄弟兵团向南进军之基础。”对四个兵团的作战任务、战斗序?#23567;?#38598;结位置和开进时间作?#21496;?#20307;规定,要求各部到达渡江作战集结位置。三野指挥机关进至高?#23454;?#21306;,战役发起时再往前靠,以加强东线渡江作战指挥。
  后来的?#23548;?#35777;明,粟裕主持制定的第三野战军京沪杭战役作战方案完全符合战役发展的?#23548;是?#20917;,是一个稳操胜券的战役?#29916;搿?/p>

战前准备

第三野战军各部按照预备命令的要求,从2月下旬开始分路南下,3月12日前陆续到达长江北岸集结位置,紧张?#34892;?#22320;进行战前准备。

首先是传达贯彻中共七届二中全会精神,继续深入进行?#38382;啤?#25919;策和纪律教育,树立军队是战斗队?#36136;?#24037;作队的思想,为进入南京、上海、杭州等大中城市作好思想准备。为此颁发?#24230;?#22478;三大公约十项守则》命令,要求各级军政机关教育所属部队指战员人人了解、个个熟记、切实遵行。

继续征集渡船,训?#21290;?#25163;,开辟渡船进入长江的水道。经过1个多月的努力,收集到各种类型的木船8000余只,自制了一部分汽船和运?#31361;?#28846;、车?#23613;?#39585;马的竹筏和?#20061;牛?#21160;员了19万余名船工,每个兵团还抽调有撑船和游泳经验的指战员各训练了1000至2000名水手;开辟了从湖泊通向长江的引河,船只隐蔽集结在江堤之下。
  组织部队进行渡江作战的战术技术训练,利用湖泊及内河进行航渡和突破滩头阵地以及水上射击、打击敌舰等战术技术训练,并利用暗夜在长江中试航,?#34892;?#31361;击团还在江中进行?#35270;?#24615;训练,使许多不习水性的指战员由?#26114;?#40493;子?#21271;?#25104;了“水上蛟龙?#34180;?br/>  指令各军派出侦察部队先期渡过长江,初步掌握了江岸地形、水情、敌情和敌舰活动规律等情况

战略意图

1949年3月上旬,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在西柏坡举行。毛泽东在所作的报告中指出:“辽沈、淮海、平津三战役以后,国民党军队的主力已被消灭。国民党的作战部队仅仅剩下一百多万人,分布在新疆?#25945;?#28286;的广大的地区内和漫长的战线上。今后解决这一百多万国民党军队的方式,不外天津、北平、绥?#24230;?#31181;。用战斗去解决敌人,例如解决天津的敌人那样,仍然是我们首先必须注意和必须准备的。”
  粟裕是中共第七届候补中央委员,原定参加七届二中全会,由于在淮海战役中过度劳累,淮海战役后又接着进行紧张的渡江作战准备,导致美尼尔氏综合征复发,不得不请假到济南作短期疗养。但是,他身在济南,心在前线,仍然不断进行调查研究,反?#27492;伎既綰问?#29616;中共中央的战略意?#36857;?#25351;导京沪杭战役的各种问题。  

方案制定

中共七届二中全会结束以后,陈毅、饶漱石、邓小平、谭震林在返回徐州途中,特地到济南看望正在疗养的粟裕,商谈军事问题,并于1949年3月18?#25112;?#21830;谈结果报告中央军委。中央军委原来指令三野于3月中旬或下旬攻占浦口并炮击南京,以促成国共两党的和?#25945;概小?#31903;裕等认为,攻占浦口及炮击南京以及夺取江北敌人据点应同时进行,而且应紧接着开始渡江作战,否则既可使敌人在战役战术上作比较从容的部署,又会使潜伏在江?#31995;?#20891;内部的地下工作者遇到很大困难,我们则会丧失可能的战役战术突然性而增加渡江的困难。因此建议将攻击浦口作战推迟至1949年4月1日开?#36857;员?#19982;4月10日开始的渡江作战相衔接。中央军委采纳了他们的建议,指示以1个兵团监视浦口、浦镇之敌,其他兵团于1949年4月2日开始攻占长江北岸敌军据点,4月13日或14日开始渡江作战。

1949年3月22日—4月5日,邓小平、陈毅、谭震林、粟裕、张震、张爱萍等革命先辈率渡江战役总前委、中共中央华东局、华东军区、三野?#20154;?#22823;机构进驻孙?#24441;?#23376;,对渡江战役进行了精心的部署。

3月下旬,粟裕停止疗养,由济南经徐州返回三野指挥机关。这时,三野指挥机关已与华东局、总前委一起南下,进驻蚌埠东?#31995;?#23385;?#24441;?#23376;。1949年3月28日早晨,粟裕到达孙?#24441;?#23376;,当天下午就听取了张震参谋长的汇报,进一步研究渡江作战方案。他们分析渡江作战准备情况和客观条件,认为在我军占有绝对优势的条件下,在100多公里战线上实行宽正面渡江作战,敌人防线空?#28193;?#22823;,兵力强弱不等,防不胜防,我军一处成功,其他各处即可继续生效。只要准备更充分,组织得更好,对各种意外情况有应付办法,则渡江成功是有保证的。渡江成功以后,力求苏南和皖南两方面迅速东西对进,打通联系,集结兵力,形成对南京的包围,对沪杭?#26696;?#19996;警戒,?#26085;?#21462;解决南京问题,再逐步解决沪杭问题。决定将主渡方向选择在江阴、扬中地段,以求迅速截断京沪交通,切断南京周围之敌退路。总前委与华东局决定,三野前委继续由粟裕主持,并率领三野指挥机关按原计划东移苏中泰州地区,统一指挥三野全部渡江作战。3月30日,以三野前委名义将三野渡江作战准备情况和作战部署上报中央军委并二野,同时发出《第三野战军京沪杭战役作战命令》(京字第2号)。
  1949年3月31日,总前委制定了《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决定于4月15日全线渡江作战,整个战役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达成渡江,实行战役展开;第二阶段达成割裂包围敌人之任务,并确实控制浙赣线一段,?#31995;?#36864;路;第三阶段分别歼灭包围之敌,完成全战役。第一阶段作战,分为三个突击集团,东路突击集团由三野第八、第十两个兵团组成,中路突击集团由三野第七、第九两个兵团组成,西路突击集团由二野3个兵团组成。东、中两路(4个兵团)?#24443;?#31903;裕、张震指挥。两路之具体作战部署,第七、第九两兵团之东进路线,均由三野首长以详细命令规定之。《纲要》强调指出,无论敌人采取何种处置,情况发生何种变化,中、东两路主力必须实行东西对进,力求迅速会合,达成割裂包围敌人之目的,“此着实为全战役之关键?#34180;?#36825;个《纲要》于4月1日上报中央军委并告刘伯承、张际春、李达。4月3日,中央军委复电“同意《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34180;?#37011;小平和陈毅率领总前委机关转移到合?#23460;閱系?#29814;岗村主持全局,刘伯承主持二野前委指挥西集团作战,粟裕主持三野前委并直接指挥东集团作战,谭震林指挥中集团作战。  

三个设想

1949年4月1日,粟裕率领三野指挥机关冒雨东移,于4月5日到达江苏泰州东?#31995;?#30333;马庙。在三野司令部作战室,系统地谈了他对渡江作战和解放京沪杭的三个设想。
  第一,“在我大军展开战略追击中,对于国民党的一些?#20248;?#20891;队,争取局部或地区性的和平解决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对于国民党?#25345;?#20013;心的南京、经济中心的上海?#27492;担?#23545;于像汤恩伯集团这样的蒋介石嫡系军队?#27492;担?#36825;种可能性极小。只有采取天津方式,即用战斗去解决敌人,只有在战场?#31995;?#20154;眼见就要被消灭的情况下,才会有局部的被迫投降。因此,对三野面前解放南京、上海的任务,应着眼于战?#38450;?#35299;决问题?#34180;?br/>  第二,“国民党已失去主力部队,剩下的绝大部?#36136;?#34987;我军歼灭后重建或受到我军歼灭性打击后重新补编的军队,战斗力非常之弱。当我大军渡江成功后,敌人处于危急情况下,会被迫转入战略总退却,长江不守,退守沪杭及浙赣线;浙赣线不保,退守华南、西南及沿海?#27827;臁?#22240;此,在我军部署上,要时刻注意防敌逃跑,必须采取战略包围、战役合围,各级指挥员必须有大踏步前进猛打猛追的思想准备。也就是要有战略追击?#36824;?#30130;劳的准备,不让敌人有喘息机会退守第二、第三道防线?#34180;?br/>  第三,?#26696;?#25454;中央军委一贯要求的攻取大城市,必须保持城市完整,不能?#28142;?#20891;事着眼打烂城市,?#32454;?#35268;定在攻城战法上少用大炮,在部署上采取迫敌投降或诱敌离开城区和重要建筑物而歼灭之?#34180;?br/>  这三个设想,辩证地处理战斗方?#25509;?#21644;平方?#20581;?#28040;灭敌人与保全城市、争取战争胜利与战后?#25351;?#24314;设的关系,进一步明确和深化?#21496;?#27818;杭战役的指导原则,是一个争取军政全胜的指导思想。
  1949年4月6日和19日,粟裕先后两?#25569;?#24320;东集团军、师以上干部会议,听取第八、第十两兵团渡江作战准备情况汇报,并作会议总结报告,传达中共中央和总前委的战略意?#36857;?#21453;复阐述京沪杭战役的指导思想,进一步明确了三野两个集团四个兵团的作战部署。 [5] 

配合和谈

?#31508;?#22269;共两党的和?#25945;概?#24050;经开?#36857;?#25919;治斗争和军事斗争进入关键时刻。如何处理渡江作战与和?#25945;概?#30340;关系,实现进军江南解放全国的战略?#21208;輳?#26159;战略指导和战役指导的首要问题。为了配合和?#25945;概校?#20013;共中央决定推迟渡江时间。

?#31508;庇行?#21516;志认为,1946年的国共和谈,我们吃了和平亏;国共和谈,不能再?#31995;?#20102;。

粟裕指出,这种看法是不对的,1946年的和?#25945;概?#25105;们?#35009;?#26377;?#31995;保?#20826;中央决定与国民党进行和?#25945;概?#26159;正确的。那时候,我们的军事力量在数量?#29616;?#26377;如今的九分之一,装备技术比敌人更差,?#25351;?#20174;分散到集中;政治上虽然有利,但?#20849;?#20687;现在这样占有优势,蒋介石还有一部分群众。我们利用争取到的短暂的和平时间,克服我们的弱点,集中我们的力量,将解放区打成一片,赢得了这个时间是非常有意义的。我们无论在政治上还是军事上均处于优势,同国民党进行和?#25945;概校?#26159;为了增加我们政治?#31995;挠?#21183;,进一步分化敌人,使我们更好地团结争取各方面力量以孤立主要敌人,便于军事上解决敌人,并不是对国民党抱有?#35009;?#24187;想。在这个问题上,要反对两种偏向,一是根本不相信和谈,二是过分相信和谈。战争是达到政?#25991;?#30340;的手段,战争服从于政治。七届二中全会提出,今后解决国民党剩余军事力量有天津、北平、绥?#24230;?#31181;方?#20581;?#34429;然和平渡江的可能?#22278;?#22823;,我们也不放弃和谈,如果能以小的让步换取大的胜利,这对人民是有利的。《孙子兵法?#21290;?#36807;,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上策。但是,我们要保持清醒的头?#35029;约?#26377;力量才能保证真正的和平。如果我们胜利渡过长江,迅速包围敌人,在军事上?#30772;?#23601;范,就有可能争取北平式的局部和平解决。和谈已进入决定性阶段,虽然延长了渡江时间,但在政治?#20808;?#24471;了很大胜利,起到了团结人民、分化敌人的作用,在军事上渡江作战的准备更加充分。主动权完全掌握在我们手中,不管敌人是否在和平协定上签字,我们都要过江。[5] 

战役发展分析

粟裕指出:这次渡江战役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次大进军,等于最后挖取敌人心脏,对完成中国革命有决定性的意义。敌人当前集结江岸的番号、兵力相等于淮海战役参战兵力的总数,大部是被歼重建者,战斗力很弱,但是我们仍?#25381;?#24403;做强敌?#21019;頡?/span>
  粟裕分析渡江作战发展趋势,?#20848;?#22312;我军全线渡江以后可能出现三种情况,并提出了相应的?#22278;摺?/span>
  第一,敌以南京、芜湖地区的兵力,对付我中集团,阻止其向东发展,同时集中南京至上海之间的兵力,寻求在京沪之间与我军决战。如出现这种情况,则要求东集团在渡江成功之后,主力控制在江阴、武进、无锡三角地带,下决心在京沪线上打一个恶仗,打上三五天,打出一个好局面来。这就要求中集团在渡江成功之后,除留足够兵力歼灭沿江当面之敌外,主力迅速向东发展,与东集团打通联系。
  第二,南京、镇江等地区之敌向杭州、衢州撤退,在浙赣线上组织第二道防线;京沪线之敌向上海收缩,固守上海。如出现这种情况,则三野先集中兵力协同二野解决浙赣线?#29616;?#25932;,然后再围攻上海之敌,各个击破之。
  第三,我军渡江一举成功,并迅速突入敌人防区纵深,把南京、镇江的敌人退路切断,敌人全线溃退,一片混乱。如出现这种情况,要求东集团只用一部兵力监视上海之敌,主力迅速向吴兴急进,与中集团密切配合,将逃敌围歼于?#19978;?#24191;德地区。同时要求中集团渡江成功后迅猛东进,到达吴兴地区与东集团会师,围歼逃敌,不使他逃入杭州等大城市。
  粟裕指出,要力争第三种情况的出现,同时做好应付第一种情况的准备。要求各个部?#26377;?#21516;作战,迅速渡过长江,力求向纵深发展,切?#31995;?#20154;退路,?#25351;?#27516;灭敌人。
  这两次会议,在粟裕主持下,充分发扬军事民主,大?#39029;?#25152;欲?#35029;?#32479;一了对?#38382;?#21644;任务的认识,进一步明确了战役指导思想和具体部署。

战役结果

编辑

渡江战役历时42天,人民解放军以木帆船为主要航渡工具,一举突破国民党军的长江防线,并以运动战和城市攻坚战相结合,合围并歼灭其重兵集团。此役,人民解放军伤亡6万余人,歼灭国民党军11个军部、46个师共43万余人,解放了南京上海武汉等大城市,以及江苏、安徽两省全境和浙江省大部及江西、湖北、福建等省各一部,为尔后解放华东全境和向华南、西?#31995;?#21306;进军创造了重要条件。

意义

编辑

渡江战役,也称京沪杭战役,历时42天,人民解放军以木帆船为主要航渡工具,一举突破国民党军的长江防线,并以运动战和城市攻坚战相结合,合围并歼灭其重兵集团。此役,人民解放军伤亡6万余人,歼灭国民党军11个军部、46个师共43万余人,解放了南京上海武汉等大城市,以及江苏、安徽两省全境和浙江省大部及江西、湖北、福建等省各一部份,为而后解放华东全境和向华南、西?#31995;?#21306;进军创造了重要条件

后?#20848;?#24565;

渡江战役总前委孙?#24441;?#23376;旧址位于安徽省蚌埠市蚌山区燕山乡孙?#24441;?#23376;村,?#21069;?#24509;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旧址区主要由邓小平旧居、陈毅旧居、张震旧居、大?#31243;?#21450;会议室组成。

纪念馆在尊重历史、保持原先建筑风格的基础上,按照“修旧如旧、?#25351;?#21407;貌”的原则进行复原、修建,?#21069;?#22496;市红色旅?#38382;?#33539;基地和开展爱国主义教育、革命传统教育的重要阵地。具有十分重要的历史纪念意义。

1949年3月经过慎重考虑和反复比较,总前委接受了时任皖北区党委书记曾希圣的建议,1949年4月初邓小平和陈毅率领总前委机关转移到合?#23460;閱系?#29814;岗村主持全局。


老鹰vs凯尔特人录像
福建31选7走势图带连线 福建时时软件 彩票走势图大全表 快速时时app下载 北京赛pk10 pc蛋蛋能看到开奖结果吗 平肖什么意思怎么算 三昇体育直播 上海时时加盟 体彩最快开奖直播现场 竞彩专家推荐分析推荐 pk10三码全天计划 爱购彩快乐赛车走势图 秒速时时假不假 今晚选4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时时彩几分钟开奖